一段戏

占tag抱歉

大马士革的夜晚未尝不是宁静的,除了于幽暗的空巷里捕捉到的琐碎的,慌张的脚步声。
开启了鹰眼,谨慎仔细地审查着漏网之鱼逃跑的踪迹,法哈勒加萨尼,大概是这个名字。即时掠过一抹红光——在黑暗中无比刺眼。
这里的建筑物并不高,向上一跃,紧紧抓住屋檐,循着那道隐约在移动的红光,在建筑物间疾奔。听到腰间的红绫猎猎作响,又同四肢百骸传来的归属娴熟感一样服帖地顺从着风声。
稳步加快了在房顶平台上追逐的速度,与房屋下的那个慌乱逃窜的身影齐驱,并使影子缓慢地笼罩上他。眯起眼享受这个时刻,就像鹰隼锁定股掌间的猎物。
跃下,听见夜鸦喑哑嘲哳的鸣叫,如一道利刃划破了夜晚的宁静。
感受到法哈勒在被袖剑刺破血肉的突破感中战栗着倒下,同时迅速放倒他尚具体温的身体以避免粘上粘稠的血液。
“以赔补一生所犯的罪过。”底底念着合上他的双眼,略顿了一下,取出羽毛用羽阔粘了血,跃上房顶快步赶往塔楼。希望能在黎明前将羽毛复还给malik,如此想着,一边无动于衷地遥遥瞥了眼城门女墙的火光。
行于黑暗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Saury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