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段戏

占tag抱歉

大马士革的夜晚未尝不是宁静的,除了于幽暗的空巷里捕捉到的琐碎的,慌张的脚步声。
开启了鹰眼,谨慎仔细地审查着漏网之鱼逃跑的踪迹,法哈勒加萨尼,大概是这个名字。即时掠过一抹红光——在黑暗中无比刺眼。
这里的建筑物并不高,向上一跃,紧紧抓住屋檐,循着那道隐约在移动的红光,在建筑物间疾奔。听到腰间的红绫猎猎作响,又同四肢百骸传来的归属娴熟感一样服帖地顺从着风声。
稳步加快了在房顶平台上追逐的速度,与房屋下的那个慌乱逃窜的身影齐驱,并使影子缓慢地笼罩上他。眯起眼享受这个时刻,就像鹰隼锁定股掌间的猎物。
跃下,听见夜鸦喑哑嘲哳的鸣叫,如一道利刃划破了夜晚的宁静。
感受到法哈勒在被袖剑刺破血肉...

一段戏

重新用起这个号存个戏~
占tag抱歉

[继续僵持,眯着眼屏息凝视着对手的眼睛,暗自冷笑着想道,罗伯特·德·塞布尔,又将是一个手下败将而已。]
[动了动右手,佯装准备取腰间的剑柄,打算以此吸引塞布尔的注意力,而左手微微弯曲,缓慢地抚摸上袖剑,感受到之上冰凉的繁复花纹,确定袖剑的机簧已经绷紧。]
[准备好了。]
“那么,你想要什么?”
[看见塞布尔脸上依旧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,对血液渴望的压抑在一隙中崩析。]
“血。”
[话音未落,已经发动了攻击。]
[放弃了以往像猫似的低空贴地进攻,而是径直地,闪电般满载着自信跃向塞布尔,同时弹出了袖剑。右手旋即发动佯攻,挥动左手发动奇袭,力量...

【EA】Sunset

#EA#
Ezio/Altair
短小无剧情 不痛不痒 不知所云 装完逼就跑
二太爷生活于挨揍同时期,简单粗暴的设定

阿泰尔听见敲门声时鹅毛笔尖蘸取的墨水恰好用尽,他被迫停住书写的动作。

再次确认了一遍敲击声是由楼下那扇榉木门板传上来后,阿泰尔才将鹅毛笔插回底座,起身走下楼梯。

他趁此放松着伏案一天后颈肩部僵硬的肌肉,快步穿过厅堂,同时计算着在索菲娅的书店关门之前去购买墨水的时间。自从埃奇奥去往奥地利执行任务,一个半月来他在佛罗伦萨的生活每天如此度过,平缓安稳而沉默无味,甚至让他怀念起充满血与阴霾的那些日子,更怀念肌肉在皮肤下剧烈起伏的感受。他想这是刺客的通病。

门外传来小信差的呼喊...

© SauryR | Powered by LOFTER